白君_双木警

林厨,吃全世界友谊向。
回坑不回圈。
安静做整理。

清明时节

  • 后面放整理

  • 原著:全职高手  作者:蝴蝶蓝

2015.04.04

晚上23:04

苏沐秋和叶修还在某个网吧里面战着全职。

苏沐橙站在电脑旁兴致勃勃地看着。

苏沐秋转过身赶她去睡觉。

“就算是周末也不能那么晚睡啊。”

叶修在旁边附和着说:“小孩子太晚睡对身体不好啊。”

“我已经15岁了啊……”苏沐橙一脸黑线地反驳。

叶修言:“没到18岁就还是小孩子。”

苏沐秋吐槽:“你也是今年才满18岁好吗。”

吐槽完就对苏沐橙说:“就像叶修说的,没满18岁就还是小孩子,所以赶紧去睡。”

苏沐橙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说了。

 

2015.04.05

凌晨00:00

叶修和苏沐秋正在刷着副本。

这副本的水平不高,他们俩打的挺轻松,叶修稍微分神看了眼世界频道上闪过的内容,乐了。

“嘿沐秋你看世界频道。”

苏沐秋被他一喊也分神去看了眼世界频道,略有些无语。

“清明节快乐?不得不说这些家伙也是挺损的。”

叶修点了点头,义正严词地说:“还好我周围没有那么损的人。”

话刚落,就响起了消息提示声。

【清明节快乐啊。】——索克萨尔

苏沐秋瞥了一眼叶修的屏幕。

“叶修大大,脸疼不?”

叶修捂脸不说话。

“说起来,清明节,你不回家吗?”苏沐秋看了一眼叶修说。

叶修不言。

苏沐秋又说:“清明节不是要回家团聚然后一起上山扫墓吗?”

叶修思考了一会。

“我爸妈还年轻呢。”

“所以说清明节跟我其实也没啥关系。”

苏沐秋轻笑:“也是。”

谁也不想跟清明节扯上关系。

无论是去祭拜还是被祭拜。

——————————————————————————————————————

他知道在这里能找到这件装备,但是,在找到的这一刻,叶修的神情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悦,反倒是布满了哀伤。移动鼠标的右手又一次出现了罕见的颤抖。上一次这样,是在失去一叶之秋时;这一次,却是要取到这件装备时。

鼠标移上。

千机伞,等级5。

——————————————————————————————————————

在厮杀声与队友们的相互呼喝声中五人小队大步前进着,叶修手法老道,走位风骚,得到了队长的大肆表扬。叶修此时的心思却是一片恍惚,上一次和伙伴们一起下副本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样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了?

看着小怪一个一个的倒下,叶修的心思浮动着,他能回忆的实在是太多了,格森之林的冒险,让他甚至回忆到了十年前。

那个在荣耀初开便和自己相识的好友,那个彻夜不眠和自己大谈这个游戏的创新和未来的好友。他看清一切,说对了一切,打算好了一切,结果只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梦想和希望就全都成了泡影,只留下了这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抹过,鼠标一抖,君莫笑一个回复术已经准确地加到了月中眠身上。在月中眠大赞这一加及时的时候,叶修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游戏里。

——————————————————————————————————————

“你武器怎么回事?”

“自制,千机伞。”叶修说。

“你做的?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少天问。

“很久以前了。你还在满世界抢BOSS的时候。”叶修说。

——————————————————————————————————————

“就是那时候了,我和朋友一起搞出来的。”叶修说。

“这个武器……看起来像是专门为散人而做的?”黄少天说。

“不错。”叶修说。

“但是第三区开放时更新等级上限,出了职业觉醒任务,散人被全面淘汰。”

叶修没应声。

——————————————————————————————————————

4月4日,这是这一年的清明节,陈果每年都会去给自己去世的父亲扫墓。

轻声离开了房间,下到一楼,陈果却是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叶修比她还要早,竟然也是穿戴整齐悠哉地坐在前台里面。

陈果狐疑地转到收银台前一看,叶修何止是穿戴整齐,这是非常的整齐。

“早。”叶修和陈果招呼了一声。

“你是要出门?”陈果看着叶修的装束,做着猜测。此时已经四月,天气转暖,室里室外的穿着基本一致,这让陈果有些不好判断。

“是啊!”叶修点点头。

“真新鲜啊!你这是要去哪?”陈果好奇。叶修来兴欣网吧已经四个月了,除了全明星周末和春节,活动范围就没离开过这条街。

“去扫墓。”叶修说。

“啊?去哪里扫?”陈果怔了怔,因为叶修的弟弟叶秋来过,所以陈果清楚叶修他并不是H市人,这要扫墓,难道也是要回家一趟。

“南山公墓。”叶修说。

“南山公墓?”陈果又怔住了,因为这分明就是她要去的地方。

“去看一位朋友。”叶修显然看出陈果有点疑惑,所以主动给她说明了一下。

“哦,我也要去那边。”陈果说。

“一起过去?”叶修问。

“可以啊,现在走吗?”陈果问。

“等一下沐橙。”叶修说。

“哦,沐沐也去啊!”陈果应了一声。换作平时,能和苏沐橙有接触无疑是她求之不得的高兴事。但今天这么一个特别的时候,显然并不适合因此而觉得有什么喜庆。

——————————————————————————————————————

陈果挺好奇叶修和苏沐橙到底要看的是什么人,但是这个又不是很方便开口问。至于她这边,虽然她没有和叶修说起过,但她估计她的这点家事网吧里可能早八得人尽皆知了,叶修估计也听说过,所以也没去自我说明。

气氛多少有点压抑。坐了副驾驶位置的陈果从观后镜偷眼瞅了瞅,看到叶修的神情还是如平时一样自然。苏沐橙嘛因为有所武装,表情倒是不太好确认,但感觉也不是太忧伤的样子。

——————————————————————————————————————

虽然三人来得挺早,但毕竟清明时节,来扫墓的人已经丝毫不见少。

“你们要买点什么吗?”陈果询问二人。

“还是买花?”叶修问苏沐橙。

“好吧!”

“那还是你去挑吧?”叶修说。

“当然了。”苏沐橙说着,和陈果一起去了一旁的花店,不大一会儿,两人出来,各捧了一束花。陈果买的是最为普遍的黄菊花,苏沐橙这边,却是一束叶修叫不上名来的。

“什么花?”过来后叶修问道。

“天堂鸟。”【天堂鸟花语:1.自由、幸福、潇洒、为恋爱打扮的男孩子   2.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

——————————————————————————————————————

站在墓前,陈果轻声和已逝的父亲说着这一切。人虽然已经不在,但相互之间那种牵挂的心情是永远也不会消失的,哪怕是时间也不会将这冲垮。陈果希望父亲知道她一切都好,希望父亲能和她分享她的这些兴趣和快乐。

“好啦,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没准就会有好消息带来哦!”陈果微笑着转身离开了,走回石路,朝着叶修指过的那个方向走去。

——————————————————————————————————————

陈果来这个南山陵园扫墓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了,她挺熟悉这里,所以她知道叶修所指的那边是哪个园区。这片园区在她父亲入土的时候还没有开出来,具体是哪一年开始有的,陈果也有些记不太清了。

想着这些,片刻后陈果已经到了一边,一排一排地走过,很快就找到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身影,并肩站在那里。

陈果没有凑过去,因为她知道很多人扫墓的时候或许会有些话要对亲朋好友说,外人在,有时实在不是很方便。

陈果没有上前,但是这个距离,却让她看清了那墓碑上所刻写的名字。

苏沐秋?

陈果怔了怔,从名字上来看的话,这有些像是苏沐橙的亲人。

——————————————————————————————————————

熟悉南山陵园的陈果是比较清楚这边的几种陵墓规格的,叶修他们所在的这一排,应该算是南山陵园上最低档次的一种。格局简陋,供人扫墓的空间也很小。这要亲朋好友多一些,一次在墓前都站不开。陈果到了跟前,却看到这简陋的小墓收拾得很干净,应该是两人刚刚清理过。那束天堂鸟,此时也静静地摆在了墓碑前。陈果终于可以看清墓碑上的字了。

称呼、立碑的时间,让陈果很快就知道了一些信息。叶修此时却是站到了一旁,轻拍了拍那墓碑说:“看看这位,要不是待在这,现在肯定也是荣耀最顶尖的大神之一。”

“是你哥哥呀!”陈果望着苏沐橙说着,墓碑上的称呼,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嗯。”苏沐橙点了点头,墓前的她脱下了帽子,也摘去了墨镜。不过神情上也没有流露太多的悲伤,有的只是深深的怀念。从墓碑上的生卒上来看,这人年仅18岁时就已经去世,距离现在已经快八年。

——————————————————————————————————————

“怎样?”陈果一惊,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苏沐秋因此抑郁,于是故意撞车自杀。但是很快又一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叶修怎么可能还会问什么“你知道后来怎样”这样的话。

“后天是第二天,我们还在为他担心的时候,他随手把一张账号卡丢给了我,笑了笑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说。

“真的好坚强。”陈果顿时对苏沐秋也是发自内心地佩服起来。

“后来他真的很从容地放弃了对散人的念头,选了一个职业,重新又练了起来。那个时候,随着新的更新,职业联盟要成立的消息渐渐也放出来了。我们两个当时也都算是荣耀里比较有名的高手吧,辗转都被人联系邀请了。虽然散人当然没有实现,但是在荣耀中我们终于可以更进一步了,大家都很高兴,只是很可惜……”说到这里,叶修终于也是黯然了,低头望向了墓碑。墓碑镶嵌的照片上,一个和苏沐橙很有几分相像的清秀少年,就那样从容自信地微笑着。

一瞬间,陈果好像真得听到有一个声音很是洒脱地说着: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

“呃,能不能聊一下你目前所用的这个散人职业?据我所知,您这个散人君莫笑,拥有一把特别神奇的银武,可以随意地变幻多种形态。”

“是的。”

“这把武器,看起来就是专门为散人而量身打造的。可以说说您是怎样的想法,想要专门制作出这一个武器呢?我觉得这武器耗费的精力肯定多吧?”

所有人又望向了叶修。

尤其是陈果,这个问题,可是能勾起叶修心中很多很多东西的。那个已经逝去的少年,在叶修口中最有天赋的天才。陈果跟着叶修、苏沐橙去扫过墓,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有一个朋友……”陈果听到叶修这样开口了。

“我有一个朋友……”叶修的语气也挺沉重的,指间香烟袅袅。房间里整个都安静下来,大家都觉得这会是一个特别不寻常的故事。常先更是连忙将录音笔又朝前凑了凑,惟恐不能清晰地录到每一个字。

“荣耀玩得特别好。”叶修说。

“后来,他死了。”叶修叹了口气,弹了弹烟灰,而后望着常先。

做过一些采访,和人常有交流的常先,并不太陌生这种眼神,只是这个时候出现,让他很诧异。这是那种话说完了,示意“该你说了”的那种眼神啊,常先怀疑自己理会得有些不对,忍不住脱口而出:“已经完了?”

“完了。”

——————————————————————————————————————

“其实在那个时代,这样的人挺多的。谁还没个大号小号马甲号的啊?但像他们这样将每个职业都玩到极致的,那就少了。”魏琛说。

“那后来呢?”方锐问。

“后来不就是小唐说的,死了么……”魏琛说。

“车祸,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了。”唐柔说。

然后大家一齐望向魏琛。

“我知道的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后来组建联盟,大家纷纷组成战队参加的时候,这个人就再没出现过。大概有人好奇问过叶修,后来传出来的消息就说是去世了。不过他是苏沐橙的哥哥这点真没人知道。唉……”没下限如魏琛,说到最后居然都叹了口气,表达着惋惜之情。

——————————————————————————————————————

“这个……他们一起是并肩作战的,他们之间到底谁强,我们也很好奇,可惜一直没有答案,那时没有,现在更不会有,永远不会有了……”魏琛的表情又开始惆怅。

——————————————————————————————————————

大家都沉默,像方锐、乔一帆他们都是头回听到这个人、这个事,没有办法太快地感同身受。但就看魏琛这个超没下限的家伙动不动就惆怅感慨,顿时也可以想象到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惋惜的,天才英年早逝的故事。

——————————————————————————————————————

“如果他现在还在,又会是什么样呢?”唐柔也在想象着。

如果……

这样如果,谁会不期待呢?可是如果的意思,往往就意味着不可能。

——————————————————————————————————————

“这又是什么花?”苏沐秋的墓前,叶修看着苏沐橙摆下的那一束花问着。

“风信子。”【风信子花语: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丰富人生——永远的怀念。】

“有没有人像你这样每年都会换一种花的啊?”叶修说。

“要有创新。”苏沐橙说。

“创新吗?”叶修笑着,“原来你用所有花来表达这一个花语吗?”

“他会喜欢这样的方式的。”苏沐橙说。

“是的。”叶修点了点头。那个设想出千机伞,并将它付诸成现实的人,荣耀中还会有人比这更加创新吗?

而他创新所留下的东西,如今正在荣耀战场上闪闪发光。

——————————————————————————————————————

28轮连胜。

叶修的手插在口袋里,君莫笑的账号卡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这个纪录,将牢牢地和这个角色捆绑在一起,而且它还没有完,它还将继续刷新。

我会让这个纪录保持永远的,不过,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

叶修伸出手按在墓碑,就是这双手,正在操作着君莫笑在荣耀中不断地书写着奇迹。

——————————————————————————————————————

“咳,扫墓去了?”魏琛问。

“对啊!”

“秋木苏?”魏琛问。

“对。”叶修点了点头,魏琛这种资历的家伙,知道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值得意外。

“好可惜。”魏琛说。

“谁说不是呢!”叶修笑了笑,也去了他的座位上坐下。

屋子里一片安静,居然谁也没有再说话,这种话题吧,显然是并不适合找当事人深八的。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曾经有一位很强很强的荣耀高手,却没有来得及争取任何荣耀就离开了。相比之下,他们这些人,无论实力强的还是弱的,无论是初到的新秀还是迟暮的老将,他们还在努力争取着一切,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

这种强大,这种精彩,这种华丽,这种不可思议,自己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了!

十年前,统统领教过。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意外,这份精彩,十年前就该登上这个舞台了。

十年,轮回。

——————————————————————————————————————

周泽楷、孙翔。

这对本赛季才成为搭档的组合,被无数人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将是荣耀接下来一个时代的统治者,这一点,其实叶修内心里也并不反对。

不过此时,他想的可不是这些,苏沐橙看着,也知道他想的不是这些。

“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是吧?”叶修说道。

——————————————————————————————————————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叶修说道。

“你狠!”苏沐秋说着,手底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一叶之秋,第474次。

而自己呢?苏沐秋翻翻前页,318次,差距相当悬殊啊!

“我多少次了?”这时叶修探过头来。

“400多次而已,领先我一点点。”苏沐秋啪一下合上了本子。

“呵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叶修笑。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如果人生的路真的能有很长,叶修默默地看着视频,那么这里记载下来的两个名字,会是怎么样呢?

摇了摇头,叶修关上了视频。

——————————————————————————————————————

今年的苏沐秋。

18岁。

未来的苏沐秋。

18岁。

2015年的夏天快到了。

评论
热度(26)

© 白君_双木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