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君_双木警

林厨,吃全世界友谊向。
回坑不回圈。
安静做整理。

关于喻文苏【×】

目录走→张口吃安利

整理:

“是啊,最近忙啊,第十区开荒呢!”春易老开始把话题往这边带。

“开个荒而已,还要你去亲自指导啊?”喻文州笑,俱乐部的公会大体上如何运营,他还是清楚的。

————————————————————————————————————————

“所以说,想知道君莫笑是什么来头,直接打个电话问问刘皓就清楚了。刘皓的电话,我这应该有的……”喻文州一边笑道一边摸起了口袋,但很快却又恍然:“哦,手机没带。”训练室不许带手机,这是很多俱乐部都有的规定。

————————————————————————————————————————

正准备开口,却见喻文州拍了拍没装手机的空口袋后笑了笑说:“其实刘皓又针对,又害怕,又认可,却又信赖的人,不用问也已经知道是谁了。”

————————————————————————————————————————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

“但至少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觉得我还有可能一直玩到95级的那一天吗?”叶修说。

“只是这样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有什么不可以?”喻文州笑。

————————————————————————————————————————

“当然,我是老人家了,是需要保养的。”叶修说。

“那就这样吧!”喻文州笑笑,退出了比赛场。两个角色在竞技场外又是碰了下头后,叶修道个了别就让君莫笑离开了。

————————————————————————————————————————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

“靠,这个死女人!!”黄少天郁闷之极。

喻文州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笑,看到嘉世一堆人都在朝这望,却是又挥手和众人打了打招呼。嘉世的人一个个挥手还礼,心里却是茫然得很。

————————————————————————————————————————

他们哪知道,此时比赛台上的双方指挥喻文州和张新杰却都在泛着苦笑。

————————————————————————————————————————

王不留行追上又一通乱打,王杰希那种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对于喻文州来说完全就是克星。他可以看出王杰希的打法意图,可以知道该怎么做,甚至怎么破解,但是他偏偏做不到。这种时候,喻文州也只有在嘴角留下一丝苦笑,玩命逃走。

————————————————————————————————————————

“喻队,这个样子就输掉的话太难看了,要罚啊!!”还有人向喻文州这边投诉。

“呵呵。”喻文州只是笑笑,也不说什么。

————————————————————————————————————————

只不过在喻文州大包大揽了一切责任,黄少天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之后,记者再抛一上一堆问题想再深入挖点东西出来时,喻文州微微一笑说:“少天都什么也不想说了,我们还能想说什么吗?”

————————————————————————————————————————

“总不能还来个擂台赛吧?那也太费时间了。”喻文州笑道,看到有两家反对,他知道单挑肯定是不会被接受了。

————————————————————————————————————————

“这样打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还是走吧!”叶修说道。

喻文州苦笑,这不是数分钟前自己对他说的话吗,这家伙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

“有机会的话,不妨合作。”叶修说。

“会有的。”喻文州笑道。

————————————————————————————————————————

“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以来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喻文州笑。

————————————————————————————————————————

蓝雨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这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的。

“我觉得,只是运气不太好而已。”蓝雨队长喻文州笑着说。

“如果这样可以攒起来人品,在季后赛里给我们好运的话,那我倒觉得是件好事呢!”喻文州接着说道。

————————————————————————————————————————

“其实,就是Z字抖动而已。”蓝雨战队,黄少天说着。

“而已?”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不说话了。

————————————————————————————————————————

“真可怕,差点被你坑到。”叶修说道。

“这不是没中吗?”喻文州笑。

————————————————————————————————————————

四个人攻击,两个贴身,两个远程,对付一个术士,一个在操作速度上完全无法和他们场上任何一人相提并论的术士。

“太残忍了你们……”喻文州所能做的,大概就是苦笑着对这帮凶残的家伙稍稍提一点意见了。

————————————————————————————————————————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诚心恶心我们!”黄少天立即说道。

喻文州苦笑,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赞同这种看法。

————————————————————————————————————————

“猜到我们有什么大招了吗?”叶修在排头和喻文州说话。

“没猜到。”喻文州笑,他根本就没去猜。

————————————————————————————————————————

“你不吹能死啊?”就在喻文州身后那位终于忍无可忍了。

“哎哟,我们刚才聊了几句啊?他居然坚持到现在才插嘴,很不容易不是吗?”叶修十分惊讶地对喻文州说着。

“呵呵呵……”喻文州只是笑,这他还能说什么呢!

————————————————————————————————————————

“好小子!”观战的黄少天赞叹着。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

“直接投降吧!”这人握着喻文州的手微笑说道。

“呵呵,目前来看没有这种必要啊!”喻文州笑道。

“很快就会有的。”叶修说。

————————————————————————————————————————

“投降吧!”然后他就听到这个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他最尊敬的人如此说道。

“咳,这怎么能行呢!”喻文州微笑道。

————————————————————————————————————————

“压力山大!不过你要让我去,我就去。”郑轩说道。

喻文州笑,他知道郑轩这是表示对队长的绝对服从。

————————————————————————————————————————

“服气了吧!”魏琛和喻文州握手时说道。

“一直都是很服气的。”喻文州微笑。

————————————————————————————————————————

“打得好!”大家纷纷说着。

“被一波带走了还打得好?”喻文州苦笑。

————————————————————————————————————————

“这就是换了我都不能忍啊黄少!”超没干劲选手郑轩这时现身说法补了一刀。

黄少天咬牙。

“准备比赛吧!”喻文州笑着说道。

————————————————————————————————————————

“你不走吗?”喻文州望着黄少天。

“我要一直跟着去看,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黄少天恨恨地说着。

“那要是没等到呢?”喻文州笑着问道。

“没等到,那就只好让他继续得意下去了。”黄少天说着。

————————————————————————————————————————

“太爽了!!!”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在那端嘶吼着。

“呵呵。”喻文州笑。

————————————————————————————————————————

“妈的!”看着电视的喻文州,这时又收到黄少天的短信,连着两条,先骂了一声,接着又一条:我一定要弄死这个家伙,你有没有什么杀手可介绍的?

喻文州笑笑,没理,而现场这时候已经笑成一团,喻文州可以体会黄少天此时的尴尬。

————————————————————————————————————————

记者们此时都将信将疑,电视前的喻文州却已经乐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这一听就是在忽悠吧?哪会有什么笨蛋真的相信啊!

————————————————————————————————————————

“嗯,因为韩队拒绝了邀请,又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最后负责那边想委任我做队长,我的意思,当然还是要问一下大家意见的,大家有没有意见?”喻文州微笑着,一个很多人自己来说可能都多少有点尴尬的事,他倒是挺自然地就说出来了,然后很平静地等候着大家的反应。

————————————————————————————————————————

其他人显然对这问题或没意见或无所谓,也都纷纷摆手:“就你了,就你了。”

“好的,那就谢谢大家支持。”喻文州笑着,说完就坐回去。

———————END【×】———————

_(:з」∠)_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喻文州笑喻文州微笑喻文州笑了笑喻文州苦笑喻文州无奈笑……

笑笑笑笑笑OTZ

最后一段。

 

 

每个出身蓝雨的人,心中大多都会有这么一个念头:差距并不可怕,差距并不一定就能决定一切!

因为他们有一个队长叫喻文州,因为他们的队长有着对于职业选手而言很致命的缺陷。

而喻文州却在用他的事迹告诉蓝雨的队员,蓝雨训练营那些渴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学员:差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差距而放弃。

“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你们有什么理由呢?”

卢瀚文至今记得喻文州某次在训练营中对学员们讲的话,即便他很年幼,也能明白这个并不太深的道理。而喻文州从蓝雨训练营走出的事迹,更是对他们所有人鲜活的激励。

在训练营,他们不会放弃理想;在比赛场上,他们不会放弃胜利。

他们看得到差距,但是,不会畏惧差距。

继续这样上吧!

评论(12)
热度(122)

© 白君_双木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