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君_双木警

林厨,吃全世界友谊向。
回坑不回圈。
安静做整理。

关于孙哲平【二次整理】

目录走→张口吃安利

整理:

   这家伙的打法是这么单调吗?楼冠宁心下嘟囔着,又出这招,不怕又被对方以同样的手法给制住吗?

    结果这一次,叶修却没有再采用上一次的方法,而是让斩楼兰闪身避过了这一击。

    为什么?楼冠宁有点恍惚。场上刺击刺空的再夏一睡,立即取消技能,左手朝旁凌空一抓,整只手鲜血得像是要有血滴出一般。

    噬魂血手!

    一人范围控制型技能,噬魂血手所笼罩范围内的角色,都将被血气牵制,被拖至施展技能的角色身边。

    但是,这技能只是控制目标的移动,并不控制目标其他动作。对拖至自己身边,并不能阻挠对方顺势发动攻击。所以这技能多在对抗远程职业时使用,近战职业对抗,用这招没准反倒是给了对方一个加速器。

    再睡一夏违备常规的技能选用让楼冠宁有点看不懂,叶修的斩楼兰呢,果然顺势就是一个冲刺撞击杀了回来。

    咣!

    最让楼冠宁心痛的武器撞击声,再睡一夏并不退让,挥刀迎上,出手赫然是旋风斩。两剑绞上,旋风斩虽是高阶技能,却也无法随便接下冲刺撞击的冲击,再睡一夏被撞向一旁,但不想刚刚滑开两步,再睡一夏却又一步强行迈回,旋风斩又一斩已经准确劈中了斩楼兰。

    滑开,迈回,斩击……

    再睡一夏以这样一种诡异的姿态发动着进攻,楼冠宁却很快明白,他是用旋风斩这一技能可以控制出的移动效果,硬是把冲撞刺击带来的击退给抵消了。

    这个,也太自信了吧……

    楼冠宁心下震惊,这样的操作,让他去做的话,他真的没有这种信心。

—————————————————————————————————————————

    训练室里一片安静,楼冠宁的发小损友,在这难得胜出的情况下,居然没有立即出声开始嘲讽,这在楼冠宁一行人看来也是特别奇迹的一件事。这家伙,此时也在望着结束的比赛发怔,这一局对决之惊险刺激,连他这个对荣耀兴趣平平的家伙都被吸引住了。

    半晌后,这家伙才回过神来,而且意外的没有立刻开始嘲笑打击,站起身,望着对面的楼冠宁,一脸的惊讶:“老楼你居然已经有这么厉害了吗?”

    “水平确实非常高,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赢,还得从头再来。”再来一夏也站起了身,望着对面的楼冠宁,很肯定地说着。

    楼冠宁此时哪里还坐得住,很是惭愧,正准备承认真相,结果就听再来一夏突然大叫一声:“靠,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楼冠宁茫然地望去,却见再来一夏一脸的惊讶,指着那边的大神。

    “居然是你,我说呢!”叶修也望着这家伙,神情就淡定多了。

    “你们认识?”一屋子人都惊讶。

    “叶秋!”再来一夏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有一些咬牙的元素在里面。

    “孙哲平。”叶修却还是比他平静。

————————————————————————————————————————

    孙哲平看到叶秋如此咬牙,当然很有理由。那是他最接近总冠军的一次,结果就毁在了叶秋手上。那之后,第五赛季百花卷土重来之时,孙哲平却因为手伤,在赛季中途就离开了赛场,赛季后更是黯然退役,再没有回来过。第五赛季和第七赛季百花战队能进总决赛,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孙哲平所拥有过的机会,有且只有那么一次。

————————————————————————————————————————

    “咳,你手好了?”叶修这边大概也觉得包子这次说话有些不合适,连忙接话转移。

    “不算太好。”孙哲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说着,“但至少赢了你。”

    “哎呦!很嚣张啊!”叶修拍着桌子,“要不要再来一局,小唐把你的帐号卡拿过来。”

    “我看就不必了吧?”孙哲平笑,笑容看起来挺狡猾。想永远胜过一个人,赢他一次就再不理他是一个当然犀利的办法。当然孙哲平和叶修之间有对决不可能只有一次,他们都是联盟初期那个舞台上最闪耀的大神。只是今天,他看来不想再给叶修机会了。
————————————————————————————————————————

    “复出……”孙哲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缓缓抬起他那缠着绷带的左手,“我这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可是刚刚……”陈果疑惑,刚刚孙哲平和叶修这一场对决,强度绝对不输任何一场职业比赛,要不众人也不至于看得目瞪口呆。

    “偶尔当然还是可以,但是时间不能长。不然你以为我真怕和他的战斗法师来一局吗?”孙哲平说。

    曾经的第一狂剑,因伤已经离开这片赛场很久,但依然很狂,很傲。

    但训练室在这一瞬间却变得安静极了。狂傲之下,掩藏的痛苦,旁人又能体会到几分吗?

    离开赛场已经四年了。孙哲平依然可以击败叶秋,这说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荣耀。四年里,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他为了荣耀做出过多少努力?结果到头来却只能是这样的结果,这种苦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

————————————————————————————————————————

 “兴欣,打挑战赛吗?”孙哲平果然还是挺关心荣耀的,连挑战赛里的状况都知道。

    “是啊是啊!”叶修欣然道,“挑战赛嘛,强度一点也不大,你可以随便打打找找感觉什么的,而且这次挑战赛里可是会遇到嘉世哦!正好你可以把他们干掉报当年他们抢你冠军的仇。”

    众人侧目。

    当年那支抢了百花冠军的嘉世,好像就是你这位大神领军的吧?现在居然说得好像没事人一样……

    结果没等孙哲平说什么呢,叶修再次一拍桌叫道:“太走运了你!现在距离线下赛只有一回合了,你还可以赶得上,再晚点到线下你就没机会了!”

    挑战赛的规则,之前线上淘汰的回合,各队选手可以随便换,特别散漫。但到了线下赛以后,就没这么随意了,几乎和职业联赛一样有章法。

    叶修说得好像是给孙哲平机会一样,所有人呆呆地望着这位前大神,这样的“机会”,孙哲平会去“珍惜”吗?

    “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孙哲平冷笑。

    “报仇?”叶修笑,

      “我只是想赢而已。”

    “说得好,其实我也是。”孙哲平说。

    “英雄,一起吧!”叶修说。

    “帮我报名。”孙哲平手一抖,一张帐号卡朝着叶修飞了过去。挑战赛报名帐号,也是要刷卡登录的。

    “爽快!”叶修接卡,立刻登录网站更新兴欣战队的挑战赛队伍状况。一般人再次目瞪口呆,怎么着?这么三言两语,一件很起来蛮重大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

    浅花迷人迎着扑来的百花谷玩家,举起了手臂,手上紧紧地握着枪。但是在顶尖的职业选手观察下,却都会发现,浅花迷人这一枪,是打不出去的,他只是举举枪罢了,这根本就不是要射击的操作。

    离他最近的于锋当然看得更清楚,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对他未来前程很好的铺垫,但是此时此刻,热血翻涌,他只想阻止这一切继续发生下去。可是面对汹涌的百花谷人群,他们能听他的解释吗?

    怒血狂涛!

    就在这时,一记狂剑士的大招,汹涌的落到了百花谷冲来的玩家群中,狠狠地斩断了他们的来势。

    但是此时的百花谷玩家,可不像于锋出剑斩断的霸气雄图玩家那样理智,中招的人,倒下了,但只要是没倒下的,完全不顾生命的损伤,继续执着地朝着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扑去。

    结果就听接连不断重剑劈斩的声音,一道人影早已经落到浅花迷人的身前,血影狂刀、旋风斩,再加狂剑士新技能绝地风暴,冲过来的百花谷玩家,瞬间就已经被斩了个干干净净,那人手中重剑斜指身旁,血染的剑身完全已经失去本身的光泽,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在害怕什么?”

——————————————————————————————————————

    “你是谁!”张佳乐此时心中震惊,这种狂野粗暴的狂剑战斗方式,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再睡一夏依然没有转回视角。

    “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再睡一夏那血染的重剑再度提起,指向了不顾一切再度要冲上来百花玩家们。

    “哦?和你一起吗?”张佳乐说。

    “可以。”来人不介意。

    “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感慨。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和他一样,曾经深受百花玩家喜爱和依赖的另一位大神。而此时,却和这些曾经支持过他们的粉丝拔刀相向,心中不带有一丝涟漪的,这正是他昔日的那个搭档可以做出来的事。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孙哲平说着。

    “好,来了!”浅花迷人迈步上前,举枪的手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动作,而是真正攻击的操作。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

    张佳乐眼望战场,孙哲平的再睡一夏已经被战局分隔到了另一端,在那边挥舞着重剑。

    张佳乐的记忆下子回到数年前的那个夏天,好像也是这样一场混战,最终只有两个人活到了最后。那个肩扛重剑的少年,就那样开着暴走状态冲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的张佳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却听到那人来了一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那一年,两人一起加入百花战队,成立双花组合,互相研究对方的特点,摸索合作打法。次年,繁花血景,震惊整个荣耀圈……

    而如今,同样混乱的战场,两人却已各自一方,百花打法依旧炫,重剑血影依旧狂,但繁花血景的盛况,终将不会在此重现。

    再见了!

    像之前朝百花谷公会举枪一样,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右手,一枪,准确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

    子弹射出的血花从再睡一夏身上飞溅而出,再睡一夏的重剑咆哮着,朝这方向斩出了一记血影狂刀,拦在当前的人,当即被一剑斩飞。再睡一夏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张佳乐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

    重剑扛肩,潇洒转身。

——————————————————————————————————————

      叶修的目光转向了孙哲平:“这轮出战一下,有没有问题?”

    “这种时候再不出场,你还让我加入你们干嘛?”孙哲平说。

    叶修笑了笑,孙哲平不是兴欣的未来,所以平常的比赛,叶修尽量不会让他上场,虽然那些比赛恐怕对于孙哲平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负担。但到了这种关键时候,再让不孙哲平出马,那他这趟来的岂不就多此一举了。

    “个人赛和团队赛你都出场,有问题吗?”叶修问道,对于孙哲平伤病的程度,他并不太清楚。

    “对付这种角色,完全没有问题。”孙哲平说。

    “好,那么个人赛第一场,就由你来吧!”叶修说。第一个出场,也可以在团队赛之前多点休息时间。

    “那第二个上场的可得早做准备了,比赛大概很快就会结束。”孙哲平说。

    对于他这种轻视对手的态度,叶修也就不说什么了。这只是他的狂,他的傲,至于轻视对手,这种低级的错误,可不会发生在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手身上。

——————————————————————————————————————


    “要不要再找张新杰看看?”魏琛说。

    “他?”叶修扫了一眼时间,“准时起床、洗漱、吃早餐、健身、每天的训练,一秒误差都不带走的,等他抽出手来,不定什么时候了,还是别指望了吧!”

    “不是号称四大战术大师吗,还有一个呢?”孙哲平说。

    “肖时钦?”叶修问。

    “好像是这名。”孙哲平点头。

    “你多关心关心后辈行不行?名字都记不住啊!”叶修鄙视。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别废话了,找他看看!”孙哲平说。

    “你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啊!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个队?”叶修说。

    “哪个队!?”

    “嘉世啊!”叶修说。

    “哦?”

    “你哦什么哦,你不看转会新闻的吗?”叶修说。

    “从来不看。”孙哲平说。

    这点叶修其实是知道的,眼前这个人,确实从来不关心这种东西,对于他而言,管你战队有什么变化,反正都照死里砍就是了。

—————————————————————————————————————

    “想那么多干什么?”孙哲平这时候说话了,“既然看出来了,就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战胜他们就是了。”

    “也没别的办法了。”叶修点头。

————————————————————————————————————————

    “难道接受采访放出的消息是假的?”陶轩说道。

    “应该不会吧……”肖时钦说着。他进入联盟时,正是张佳乐、孙哲平这对百花战队的组合状态巅峰的时期,所以对这位大神也多有了解。在战外搞这种勾心斗角,似乎并不符合他的性格啊!在肖时钦的印象里这位一直是一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算有错也敢直接面对不会遮遮掩掩的纯爷们。更何况手伤这种事,拿来做文章太不像这人的特点了。

    终于这么几年退役生涯让他的性格发生了改变,可是看他出阵时的表现。依旧如当年那般,狂野奔放侵略如火。

—————————————————————————————————————

    强攻不过,战术走位?

    不,这从来不是孙哲平的风格,许多年前不是,现在也不会是。或许有很多人都在暗暗看着,看这伤退多年复出的孙哲平,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雄风。孙哲平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哪怕自己有手伤,哪怕自己每次只能经历几分钟的高水平战斗,但是就在这区区几分钟里,他不会退缩,不会回避,他将继续秉承他一贯的方式。因为这就是他的风格,这才是孙哲平,第一狂剑的风采,不会因为任何事而褪色。只能表现几分钟,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

    再睡一夏,猛然向前冲去。苏沐橙看得清楚,立时一个反坦克炮,三发炮弹接踵而至。再睡一夏举起重剑,旋风斩!

    剑刃朝飞来的炮弹切斩去,爆炸的火光被剑刃劈作两半,纷纷扬扬从他身旁飞落。一颗,又一颗,接连三颗,都被孙哲平以这样绝对强硬地方式给劈斩了。再睡一夏,继续大步朝前挺进着。

    所有人都惊呆了。如此密集的火力压制,居然还要突进,如此蛮不讲理的作风,简直就是胡来。

    换是任何一个人,这种行径,恐怕都会被人视作是找死。但是,孙哲平和他的再睡一夏,一步一步向前,敲打着每个人的内心,没人想到找死,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位职业选手,和他的角色,以不屈地意志,顽强地向前,一步一步,永不停歇,或许他会死在路上,但是,永远别想看到他做出丝毫妥协。

    “这家伙!!”兴欣的诸位,此时也纷纷动容了。

    放水?

    对这场比赛存有这种念头的人,真该拉出赛场枪毙一百遍。

    这是一场倾尽全力的对决,没有放水,没有退让。场上所包含的,是属于两个选手各自的荣耀,场外的一切,此时都和他们毫无关系。

    胜利!只有这个,才是他们所追求的东西。

——————————————————————————————————————

    所有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两个角色,再睡一夏,一个听起来十分慵懒的角色名,谁也不知道孙哲平是出于什么心理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和他的风格实在是半分也不搭。而现在,扛着这慵懒的角色名,再睡一夏,赫然像是走完了万里长征一般。他,终于冲到了沐雨橙风近前,终于可以将他攻击的獠牙狠狠地扎向这个给他这一路设置了各种千险万阻的对手了。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沐雨橙风退了……

    孙哲平一击落空,一怔,随即却不自然地笑了出来。

    他只顾向前冲,他忘了,他忘了苏沐橙并不是孙哲平。这种情况,孙哲平会留下来,和对手接着进行凶狠的碰撞。但是苏沐橙呢,她暂时性的后退了。一种孙哲平永远不会做出的选择,但是,却是极聪明的选择。

    要输了……

    孙哲平心下清楚,因为对手比他打得更聪明,而他或许一直以来都只是在胡来吧!

    只是很可惜,自己现在来这样胡来的机会都不会太有,真的有些怀念以前,可以在场上尽情胡来的日子啊!

    沐雨橙风退开,转瞬落下的卫星射线中,再睡一夏终于走尽了最后一丝生命,倒下去了,带着孙哲平深深的遗憾,不只是对这一场比赛,而是对自己整个荣耀生涯的遗憾。只能几分钟的比赛,他还是那个孙哲平,但是,这么短的时间,真的一点也不满足啊……

    擂台赛最终局终于结束,苏沐橙胜出,嘉世最终赢得了一个人头分。

    孙哲平先一步走出了比赛席,现场一片寂静,但是渐渐的,不知从哪个角落,忽然响起了掌声,跟着,蔓延到全场。

    一直以来,只会受到嘘声和谩骂的兴欣战队,竟然得到了掌声?

    当然不是。

    这一刻,掌声是送给孙哲平的,虽然他输了,可是从这一场比赛中,所有人都领略到了他不屈的抗争。这样的选手,为什么偏偏要患上对职业选手而言致命的手伤?这种遗憾,没有人能解释什么,观众们唯有送上掌声,给予这位选手尊敬和祝福。

——————————————————————————————————————

    冯宪君在健步走上台来,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过来和兴欣的每一位选手握手。送上几句祝福鼓励的话。

    而兴欣这阵中,有两位对于冯宪君而言都不算是生面孔。

    “还能打?”握着孙哲平右手的时候,主席刻意地加了点力道。笑着。

    “不是很能,不过也足够了。”即便是面对联盟主席,孙哲平张扬依旧。

————————————————————————————————————————

    在荣耀赛场上无所不能的大神,被一杯酒就给秒杀了。

    失去了主角,场面顿时冷了不少,那些冲上来想要敬酒的兴欣玩家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结果孙哲平过来。把醉倒的叶修扔到了一边后,挽起袖子大叫:“来,我和你们喝!”

    众玩家顿时又欢快起来了。倒是陈果,看着一副要酒不要命模样的孙哲平,大为疑惑:“职业选手,不是都不怎么喝酒的吗?”

    这是叶修告诉过她的,长期被酒精麻醉,会导致反应下降,身体迟钝,双手失去稳定,这对于一位职业选手来说都是大忌。

    “是啊!职业选手,都不应该喝酒的。”孙哲平听到了陈果说的话。回头笑了笑,但笑容里满是苦涩,而后一仰头,一杯酒就已经下肚了。

————————————————————————————————————————

    陈果心下却有些难过,职业选手是不应该喝酒的。但是孙哲平,显然已经不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这个众人欢庆胜利的场面,对他而言,反倒是多增了几分失落。他本可以做得更多的,现有这点微薄的贡献,根本无法让他觉得满足。

    莫凡上场表现也不多,罗辑在决赛中更是没有登场,但是,他们还有未来,他们还有得是时间,有得是机会去争取。但是孙哲平呢,他没有,他已只能是这样,心怀不甘,让胜利来增加失落。这,或许就是他可以勉强比赛,但是,却一直也没有复出意图的原因,对于他来说,这样,根本不足够啊!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陈果这还在为孙哲平感到惆怅呢,结果那边就又嚷起来了,凑上去了一看,孙哲平也倒了。

    “几杯?”一边一个端着酒杯,大概是正准备出手的玩家问着。

    “三杯?”一人拿着空杯,有些不确信地说着。

    有叶修的被秒杀在前,三杯倒算不上是什么惊艳之兴,但问题是,孙哲平上来时那君临天下的气势,让人太以为他是一个千杯不醉的酒中豪杰了,结果,就三杯?

    三杯倒比起一杯秒,实在也强不到哪去。

    陈果却更难过了。孙哲平,根本也是不会喝酒的吧?他们这些大神,为了心中的理想,一直严格地要求着自己。孙哲平已经退役多少年了?显然还在坚持着滴酒不沾的职业习惯,否则也不至于三杯就倒。酒量和技术一样,也是可以磨练出来的。

    但是孙哲平没有,他坚持着职业选手的习惯,他保护着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期待有朝一日还有重返赛场的机会?

    陈果无法再想下去了,她默默上前将孙哲平扶向了一边。

————————————————————————————————————————

    还有一位,最终却坚决没要这笔钱。

    孙哲平,已经离开兴欣的孙哲平,陈果和他联系说要给他账户打钱,结果人潇洒一笑说不用了别费事了然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这也太豪迈了吧!

    陈果还想继续锲而不舍的,结果最后听了叶修一句劝:“算了,他可不是会改变主意的人。”

——————————————————————————————————————

    说起义斩,他们在宣布孙哲平将在他们队伍复出时就已经引发过一轮热议了。毕竟之前看到孙哲平,还是在帮兴欣打挑战赛,人们都以为他要顺势从兴欣复出,哪想一转弯,却跑到义斩战队去了?

    结果义斩首回合的比赛。不偏不斜地就正对上了百花。

    先是张佳乐,又是孙哲平,百花的两位昔日王者,退役,复出后。不约而同地都没有选择回归。

    张佳乐的时候,粉丝们哭过闹过骂过。分外不能理解不能接受。孙哲平呢?至少之前帮兴欣打比赛的时候,就有人预见到了这种苗头。不过,孙哲平毕竟离开久了,感情上要淡薄许多,再加上出现时是在挑战赛里,这让人觉得他并不太认真,只是随便混混。哪像张佳乐,一复出就入了霸图,让人一眼就觉得这是为了冠军抱大腿去了。两相比较,孙哲平这复出,倒还真没起什么波澜。但不管怎样,些许的声音还是会有的,记者们也知道这算是个话题。于是在这场比赛后的招待会上,就有人抛出了这个问题。

    孙哲平的复出,远没有张佳乐搞得那么波澜壮阔,但他这人比张佳乐可就激烈多了。面对“复出为什么选择了义斩而没有回归百花”时,孙哲平给出的答案只有三个字:我愿意。

    孙哲平的情况,事实上早在兴欣的时候就已经被挖得差不多了。人们都已经知道他手伤并未完全好,打能打,但是打不了太多,他根本无法成为一支职业战队的稳定主力。

    所以孙哲平为什么会去义斩,很多聪明人都已经猜到了。

    结果他明明有着一个可以让所有人理解的理由,但是被问及时,他给出的答案,却只有这么三个字。

    我愿意的意思,也就是不解释。

    这就是孙哲平的性格,他的手伤了,他无法再成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了,但是他的人,始终没有变过。

——————————————————————————————————————

    重剑,剑系武器里伤害最高,却也是最为笨重的武器,却是很多狂剑士的最爱。落花狼藉,虽然因为于锋的到来,重新打磨了一番装备,但是这柄重剑却被保留,并且一路提升到了现在的75级。

    葬花。

    这柄重剑的名字,听起来有点不符重剑这种武器的气质,尤其它这名字,对于百花战队也很有些不吉利的感觉。不过这个圈子多是洋溢着青春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和讲究。更何况其昔日的主人可是孙哲平,那是一个会因为这点讲究而舍弃一件自己用得很趁手的武器的人吗?

    “葬花?很好啊,很酷。”这件银器刚刚制出时,自动生成的名字,也曾让百花的不少人心头一片阴影。但是它最终的主人,却是这样坦然地接受了它,拿起了它,再然后,用它将所有人心头还有的阴霾斩了个粉碎。那年的落花狼藉,挥舞着重剑葬花,在职业圈是何等的霸道?

——————————————————————————————————————

    叶修。

    孙哲平。

    “不错。”对于这个对阵,孙哲平很满意,眼中已经燃起了不一样的光火。

    退役了多年,重返了这片赛场,这里的一切,孙哲平即熟悉,却又有一些陌生。

    熟悉的是,无论怎样更新,怎样提升。这里终究是荣耀的战场,撕杀的,依旧是那24种职业。

    陌生的是,昔日熟悉的许多人。都已经不在这里,孙哲平每一轮看到的,都是许多陌生的面孔。甚至包括他身边的这几位,都不再是他记忆中的联盟,记忆中的队友。

    铁打的角色,流水的选手。

    都过去了……

    孙哲平暗里不只一次这样心下感慨着。但是此时,此刻。场上,站在他对面的,叶修!

    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最初的那些个赛季,熟悉的人,熟悉的角色,熟悉的事,熟悉的感觉。

    “开始吧!”孙哲平右手握拳,送到嘴边。朝里吹了一口气。

    这是他昔日习惯性的一个动作,很多粉丝都已经淡忘,就连孙哲平自己。也没有在复出后重复往日的习惯。但是现在,忽然间有了一些都熟悉起来的感觉后,这种招牌式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就做出了。

    “不要太勉强。”叶修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笑了笑,返身进了客场队的选手席。

————————————————————————————————————————

    中剑、中剑,连续的中剑!

    孙哲平这一嗜血奋战的大胆使用,硬生生中断了君莫笑的连续攻击,改换了场上的主动权。

    这等勇气,这等豪迈,确实不负昔日第一狂剑之名。不,哪怕时值之日,也没有人有这个信心,有这个勇气,用这种强硬的方式争取场上的主动权。这种选择,在很多人眼中或许并不明智,君莫笑的抓取技方才若是再快上一点点,也许就抢在再睡一剑攻势爆发之前将他扔出去了……

    但是,孙哲平做到了,他不是第一次这样,他的职业生涯中,不知多少次将别人眼中的莽撞、不谨慎、太激进强硬地转化成了胜机。这当然不可能全凭运气,这当中所藏的,是精准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这之后,就是放手一搏的勇气和决心,而这,正是许多人欠缺,而孙哲平具备的。

    哪怕是一向勇猛向进的韩文清,人们所见的却多是他的猛,而孙哲平,更多的是狂,视一切为无物的狂!

——————————————————————————————————————

    此时,君莫笑就用了一个狂暴,想以这个低级版的“嗜血奋战”对抗真正的嗜血奋战?甚至,他因为是武器上打的技能,等阶只有一阶,和寻常狂剑士必然会点到满阶的狂暴状态都相去甚远,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嘛!

    所有人都在这样想着,但是,再睡一夏接下来的攻击,却劈了个空。

    不会吧?

    所有人惊讶。

    只是一阶的狂暴,给君莫笑带来的增益说不上有多可观,这一点的提升,就让孙哲平应对不及了?

    是的,应对不及了……

    又一剑劈空后,孙哲平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这么多年了,自己受伤,退役,再复出,习惯还是没有改,而这个家伙,偏偏也还认得他这一点。于是在这一场,孙哲平找到当年的感觉,全面爆发时,叶修针锋相对的用招,顿时抑制住了孙哲平的攻势。

    变化,就在那一个狂暴。

    虽然只是一阶,虽然提升幅度的很小。但是……孙哲平此时偏偏就追不上这微小的一点提升。这无关速度,而是节奏。孙哲平的节奏,从来都是拉到最满,节拍的变换,快慢的转换?没有,孙哲平的概念里没有这些东西,他的节奏,向来就是一步做到位,一步就做到极致,于是此时,叶修的君莫笑一个一阶的狂暴,属性全面提升了一下下时,孙哲平的攻击节奏,却像是卡在了瓶颈一般,无法再催上一层,因为这已是他的极限,孙哲平向来就是在极限中比赛。

    孙哲平需要调整新的节奏,但这对于他来说,是他很不擅长,也很恶心去做的一件事,而且他很明白的知道,叶修就是要卡他这一下,他改变节奏的那一瞬,将是叶修再度抢回主动权的时刻。他们这种水平的对决,这么一个节奏上的变换,就有可能是战局的一次节点。

    这当中的艰难和细微,别说普通观众了,就是职业选手,不是充分了解两人的,恐怕一时间都不能理解,只会和普通观众一样错愕:只是一个一阶狂暴,这孙哲平怎么就追不上了?

    “真恶心!”澎湃的攻势被叶修这样掐断,孙哲平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不爽。好容易找回昔日的感觉,怎么连这种糟糕的体验都一起回来了?这个对手,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啊!

    节奏感……那又是什么东西?自己恐怕一辈子都理解不了吧……面对这个家伙,自己,做得其实还不如张佳乐出色吧?

    再睡一夏到底还是倒下了。

    节奏感,这正是这位一代大神身上一个非常致命的缺陷。以职业选手该有的水准而论,他大概都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

    于是,在这个昔日知根知底的对手面前,他的缺陷很快被引出,然后,一败涂地。

    “打得不错,居然还能打出那样的攻势,吓我一跳。”赛后,叶修居然特意来和他寒暄了两句。

    “少废话,还不是输了。”孙哲平不耐烦。

    “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赢我?”叶修笑。

————————————————————————————————————————

    胜利最终到底还是属于叶修

    放下鼠标的那一刻,他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局被逼得真是有点紧张,险些就要输掉真难想象对手居然是个有着严重手伤的家伙,这家伙,打得越来越不顾一切了是大半个赛季的征战已经彻底燃烧起他的热血了吗?

    但是真的好可惜,他每轮都只打一场个人赛,甚至有时还要休息每样的比赛分量,根本就不过瘾吧?

    是啊……

    不过瘾啊

    孙哲平望着屏幕上的再睡一夏,倒在地上,望着天空,角色的眼神里,大概也是不甘吧!

    每场……要是能多打几分钟就好了……

——————————————————————————————————————

    而这一轮,霸图坐镇主场,迎来了义斩战队。

    没啥恩怨交集的两队,霸图粉丝普普通通地为己队加着油。可是当个人赛第一场的对阵名单出来时,全场都愣住了。

    霸图,张佳乐。

    义斩,孙哲平。

    百花战队,繁花血景,联盟最经典的组合之一,昔日的两位搭档赫然在这场比赛遇到了。

    久违的重逢,结果却是从来未有过的对决。

    霸图和义斩,现在都不会太在意这1分,但是这两个人所背负的含义……

    无论主场的霸图粉,还是随队而来的义斩粉,对这两人当然都没有百花粉丝那么深的羁绊。但是。又有多少人没听过这两人昔日的疯狂呢?

    荣耀的史册上,繁花血景注定会是浓浓的一笔。虽然他们最终也没能夺冠,但是竞技场上不能只以成败论英雄。

    昔日的繁华,早在五年前的夏天结束,两人此时再度重逢在场上,再没有繁花血景,有的只是胜负。

    但是这一场胜负,确实是不怎么要紧,所有观众在看到这组对手后。更关心反倒不是什么胜负,他们更好奇这对留下无数遗憾的搭档,在场上这样重遇时,会说些什么。

    于是没有人看比赛,大家都在盯着电子大屏幕上的公共频道。

    没有。什么也没有。

    两人没有对话,没有聊天,只是角色冲出,然后在地图中央相遇。

    繁花盛开,将百花缭乱整个笼罩。但是狂剑的剑锋,这一次却不再是要塑造血景,就算是。那用的也将是百花缭乱的血。

——————————————————————————————————————

    冲上!

    孙哲平的狂剑士再睡一夏冲上。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还会有人比他更了解呢?这种打法靠的是光影效果,这效果中是没有同队豁免的,所以是伤敌又伤己。孙哲平。作为昔日和他一起站在这片光影中战斗的那个最默契的伙伴,又怎会不懂得如何在这片光影中分辨方向,寻找攻击的目标?

    只是这一次,他要找的。是这片光影的主人。

    血影狂刀!

    赤血的重剑剑影,瞬时已将光影撕开一道裂缝。再睡一夏一步踏上的,仿佛就是一片净土。

    “哦……”全场都在发出这种好像在说“我懂了”似的声音。从孙哲平的主视角上,他们可以发现光影对他没有造成任何迷惑,他的视野是那么的清晰。

    果然啊!大家都在想着,果然是老搭挡呢,互相太了解了。

    但是,仅仅是这一刻,当再睡一夏继续挺进,进一步逼近百花缭乱时,光影骤然重合、重叠,将再睡一夏陷落其中。

    是吗?

    孙哲平转动着视角,左右看了一圈,这一次,他有些看不穿了。

    原来百花式打法也经过了很多改变啊!这些年自己刻意没去留意,现在,真的有点跟不上脚步了……

    不过,这还不至于难倒自己吧?这个打法的理论,自己也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啊!现在开始学,来得及吧?

    再睡一夏在光影中左冲右突,似在追找方向。

    观众们默默地看着,而操作着百花光影的张佳乐,却渐渐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已经不是昔日他和孙哲平搭档时的百花式打法了,毕竟这么多年等级、装备、技能都进化了这么多。但是,就在这场比赛里,孙哲平的再睡一夏,就这样从远端一步一步地赶了上来,渐渐地,就已经踩中了新百花式打法的节奏。

    孙哲平,吃透百花式打法,只需要用一场比赛的时间。

    不愧是老搭挡。张佳乐就这样看着再睡一夏终于冲出了他的百花缭乱的面前,重剑毫不迟疑地砍下,百花缭乱跳还,还击。

    再睡一夏倒下,冲出百花光影的笼罩,他就已经是到极限了……

    “加油。”倒下时,孙哲平说着。

    “嗯。”张佳乐回道。

    全场比赛,唯一的交流……

————————————————————————————————————————

    七年三亚,百花战队仿佛是被什么噩运缠身似的。而当他们又一次败倒在微草面前时,繁花血景早已经成了绝响,这已经单靠张佳乐一人拼尽全力实现的成绩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没可能再做到最好,一个夏天之后,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役。

    属于繁花血景的故事,到这一天,可以说彻彻底底就结束了。虽然早在第五赛季中途孙哲平就已经退役,但是张佳乐。一直都是背负着两个人的职责在战斗。

    这是怎样的伤心。怎样的失望,没有人可以体会。

    人们只会不住地感慨叹息:如果第五赛季孙哲平没有伤退,如果孙哲平一直在的话,在嘉世已经走过巅峰之后。会不会由繁花血景新建一个百花王朝呢?

    没有如果。

    这些如果只是对当事人的一次又一次刺伤。

    张佳乐从来没有甘心过。否则他也不会在孙哲平伤退以后。背负着两个人的使命和责任,咬牙不停地冲冲冲。

    可惜他最终还是倒下了,放弃了。

    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只靠一个人,是没办法书写出完美结局的。

——————————————————————————————————————

    孙哲平!

    昔日繁花血景的搭档,如今在义斩战队利用有限的时间发挥一点余热的前大神选手。他如今已经算不上什么明星了,最初复出引起的关注,最终也因为在义斩的出场十分有限,在惋惜声中渐渐冷清了。

    季后赛,没有他所在的义斩什么事;冠军梦,对他来说也早已经远去了。他只是凭着心中那份对荣耀始终也无法完全舍弃的念想,留在这里打着酱油。

    是的,打酱油。他这种程度的出场和付出,只能算是打酱油了。所以对于最终没有搭上兴欣这匹黑马,孙哲平并没有多大遗憾。兴欣是他这次付出的起点,这支他并不陌生的草根队现在居然真就这样犀利地朝着冠军杀了去。如果自己还在这队中,孙哲平相信自己一定会因为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无法释放自己而疯掉。

    选择义斩,是明智的,孙哲平没有后悔。

    而看到兴欣冲到如此地步,孙哲平也倍感欣慰。

    他期待着这支队伍创造奇迹,就像当时他们在挑战赛里击败嘉世一样。但是现在,兴欣居然撞到了霸图……

    对霸图本身孙哲平并没有多少富裕的感情,会在意,也只不过是因为那里有张佳乐,有他昔日的搭档,有他最熟悉的朋友。

    他的心情,他的目标,他的追求,孙哲平完全懂,可是此时,张佳乐却偏偏就和兴欣撞在了一起。

    这真是一个让人十分为难的场面。但孙哲平可是个痛快人,他没有怎么纠结,狭路相逢勇者胜,他的信念就是这么简单。心情,从不会成为他在场上的负担,所以当他观看比赛时,同样如此。

    可是此时他看到的张佳乐,却没有那么强烈的拼命架势,尤其比起孙哲平伤退以后他带领百花时那股奋力的劲相去甚远。

    是他没有那时的斗志了吗?

    当然不是,因为这才是最适合他的方式。

    百花式打法,被誉为荣耀中最绚烂最浪漫的打法。作为这一流派的开创者,张佳乐绝不存在对技巧的模仿利用,这,就是他性格在技术运用中的折射。他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那种拼命三郎似的拼命砍杀,对他来说是很违和的。

    可是在百花,孙哲平伤退以后,张佳乐只好连他的拼命的份一起背负起来了。

    其实不必如此的。

    孙哲平一直想这样对张佳乐说,可是,这包袱完全是因为他的伤退栽到张佳乐身上的,在对方如此拼命扛起的时候,他又怎么能矫情地告诉对方你不要如此呢?

    愿意背负,那就坚强地前进吧!

    孙哲平就是这样的人,他只会这样顽强地鼓励老友。

    可惜最终张佳乐吞下的却全都是苦果。

    直至他来到霸图,终于再没了从前的负担,张佳乐不需要再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责任,于是最初的繁花血景时的那个张佳乐回来了,这才是最适合他的状态。

    就在这场比赛中,孙哲平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

        居然这样也能跑掉?而且就是拉开房门跑掉这么普通?

    张佳乐真的老了吧?连一个新人都压不住?不少人心中,不由地就浮出了这样的念头。就连潘林和李艺博,这话也是欲言又止地没有说出口,最后只是说张佳乐的节奏比莫凡慢了一些。

    为什么慢了一些?因为他有老了……这话两位没有说。

    但是孙哲平却在此时笑了出来。

    对于这场比赛,他没办法对胜负有什么期待,但是当看到曾经并肩战斗的好友表现精彩时,他都能由衷地笑了出来。

    “真是很稳重。”孙哲平的目光,注视地是还在房间内的百花缭乱,以及那还未散尽的光影。

——————END————————

这次主要是整理一些对孙哲平性格的描写吧,和繁花血景的牵绊。

老孙不管离开职业联盟多久,本质上都依然是当年那个狂傲的少年啊。

这是属于他的荣耀。

  • 原著:全职高手

  • 关于孙哲平的二次整理

评论
热度(72)

© 白君_双木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