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君_双木警

林厨,吃全世界友谊向。
回坑不回圈。
安静做整理。

关于吴羽策

目录走→张口吃安利


整理:


这样的双鬼配合,在荣耀有一个专有名词,叫“二鬼拍阵”。


目前在职业联盟中,只有虚空战队偶尔会用到这样的战法。他们的队伍除了李轩的逢山鬼泣这第一阵鬼外,还另有鬼剑士的职业。

——————————————————————————————————————————————

之后是虚空战队的李轩,角色逢山鬼泣,职业鬼剑士;随他一起上来的,还有同队的选手吴羽策,角色鬼刻,职业同样是鬼剑士。他和李轩二人的双鬼配合,也是职业圈中一个经典组合,一直是叶修和苏沐橙最佳搭档的有力竞争组合。

——————————————————————————————————————————————

黄少天这边的落凤斩再未受到阻挠,但是劈出的位置却是已经没了目标,这一击终究还是斩了个空。


李轩和吴羽策也没闲着,一开冰阵,一开炎阵,冰火两重的双鬼拍阵配合一起朝着落地的夜雨声烦套了上去。


黄少天就是再有能耐,这种已经把一圈地给设下结界的技能他也实在没能耐躲过。


虚空战队以鬼剑士为主打,李轩的逢山鬼泣号称第一阵鬼,吴羽策的鬼刻那也是精心打造出来的一个鬼剑士账号。这两个角色开出的冰阵炎阵,又哪是网游中那些随便一个鬼剑士开出的鬼阵可比?


单就逢山鬼泣手中的银武太刀四轮天舞拥有的冰火暗三属性强化,他开出的阵就要比普通鬼剑士强出一定的百分比。


哪怕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被这二鬼的鬼阵给圈住,立刻也是变得举步维艰。如果只是一个炎阵,那么凭黄少天的超高操作倒是可以躲一躲那些火焰小鬼,但此时又罩了一个逢山鬼泣的强力冰阵在上面,没有直接冰冻,却也减缓了夜雨声烦的行动速度,如此缓慢移动,哪里还躲得了火焰小鬼?一堆小鬼瞬间就已经将夜雨声烦抱住,炸得他周身上下全是乱窜的紫色火苗。

——————————————————————————————————————————————

吴羽策的鬼刻倒是一个在职业圈中比较少见的,斩技与鬼阵双修的中庸鬼剑,虽然比较多面手,但也架不住两人二打一,此时已是节节败退。

——————————————————————————————————————————————

受战队风格影响,踏破虚空中练鬼剑士的玩家非常多。无疑都是受虚空战队队长李轩的影响。


虽然公会里的职业构成讲究合理,但是多少也是可以显露出这种粉丝性质。毕竟这些坚定的支持者才是俱乐部公会的立足根本。


所以踏破虚空中多鬼剑士,蓝溪阁里多剑客,嘉王朝多战斗法师,霸气雄图多拳法家,这都不是什么偶然的现象。


此时踏破虚空的这副本队中就有两名鬼剑士,自然学的就是虚空战队经典的双鬼组合。当然,玩家们模仿归模仿,真要能达到李轩吴羽策那双鬼搭档的程度,早就不会还在这刷副本了。

——————————————————————————————————————————————

团队赛随后开打,双方这一对阵,就连陈果看着都直摇头。嘉世倒是在试图打配合,但这配合也太机械古板了吧?丝毫没有根据对方的举动做出调整的意思,好像就是按照一开始的演练,一板一眼地执行下去。


结果每个人执行得倒是一丝不苟,但问题是对手不会这么刻板。虚空战队这边一做调整,嘉世方面的举动立刻显得驴唇不对马嘴,随后虚空战队的李轩和吴羽策双鬼配合,大展神威,完全地控制住了局势,嘉世以非常快的速度走向了败局。就连解说和顾问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目前嘉世所存在的问题。

——————————————————————————————————————————————

男玩女号,或者女玩男号,在网游里可能会比较不受待见,但在职业圈里这种现象却算不上什么。毕竟职业圈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步一步悉心打造出来的,而角色的性别,这只能最初的建立者来设定,之后是没有办法可以更改的。所以像一些角色从前辈往后辈手中传承的时候,由于选手的性别发生了改变,所以造成男玩女角色或是女玩男角色的现象都是存在的。


而当中最有名的,就要数烟雨战队的楚云秀和虚空战队的吴羽策。这两位都是全明星级别的选手,而他们手中的角色,楚云秀手中的元素法师风城烟雨和吴羽策用的鬼剑士鬼刻就都和选手性别不符。


风城烟雨是个男号,而鬼刻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女性化的鬼剑士角色,事实上却是一个女号。

——————————————————————————————————————————————

相较而言,上届全明星在职业方面已算比较全面了。只缺召唤师和守护天使两个职业,鬼剑士和流氓有重复入选。


而本赛季的24位全明星,职业重复多达五对。


李轩和吴羽策的鬼剑士就不必说了,一直是重复入选。

——————————————————————————————————————————————

方锐,荣耀联盟第五赛季成为职业选手。这一年,职业圈涌现出的优秀选手也不少,不过由于正好处在涌现出黄金一代的新秀大年第四赛季隔壁,第五赛季顿时显得十分单薄。


以入选过全明星的顶尖好手来说,这赛季除方锐外,还有虚空双鬼的另一位吴羽策,再有一位,那就是现下最炙手可热的周泽楷了。


这三位,也都是少年成名,现在正值当打,和黄金一代一样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

——————————————————————————————————————————————

比较不同的是,现在正在进行不负责任八卦的人中,有大量的职业选手。


“什么情况?”这种比较老实平常的,来自于方锐的前队友林敬言。作为昔日搭档,两人场下私交也很好,这时自然比较关切。


但是更多的,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犀利吐槽。


“怎么了猥琐方,你的猥琐终于让呼啸都忍无可忍准备把你干掉了吗?”和方锐同期的选手,虚空吴羽策发来并不怎么亲切的问候。


“方锐前辈的风格,和目前的呼啸确实不是很搭呢!”轮回江波涛直接引用了吴羽策的发言做出评论。

——————————————————————————————————————————————

联盟的职业选手一共就200多人,随意平均粗算,每职业不过10人。鬼剑士又有阵鬼、斩鬼、阵斩双修三种分支,再平均粗算,阵鬼不过3人,于是,李轩就是3人中的第一人。


3人中的第一,很厉害吗?


对此李轩只能摇头苦笑。当然这第一阵鬼之称,是可以放眼整个荣耀圈,在数以百万计的阵鬼玩家中称雄的,但是,李轩真没兴趣和拿职业圈以外的人做对比来寻找优越感。


第一就是第一。


昔日叶秋,可从来没有人说他是第一战斗法师。


李轩也想当个纯粹的第一,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是第一阵鬼,连第一鬼剑的名头都没有拿下,而对这一名头形成压制的,却又是自己同队队友,从第五赛季起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好搭档的吴羽策。


这都是什么事?


李轩有时也会这样嘲笑一下自己。


不过即便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李轩和吴羽策,到底谁才是最优势的鬼剑士选手,这个问题,就算是李轩自己也不可避免地会思考一下。


说实话,他无法给出清晰的答案,而外界有关这一问题的争执,持续了这么久的年头,也依旧是各说各有理。虚空队内呢?这一问题,大家都会很小心地有意回避,若被记者戳着问起,两人都是很有默契地称赞对方更优秀,但是言辞之下,却也不会过分压低自己。于是所有人都能听出,这是礼节性的评论,两人到底谁更强,他们两位自己也从来没有给出过准确答案。

——————————————————————————————————————————————

相当漂亮的开局,现场的掌声,将垂头丧气的葛兆蓝送了下去。


李轩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他的身旁。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是同时又是和他拥有“谁是第一鬼剑士”之争的吴羽策。


“看你的了。”李轩说道。


虚空战队接下来就是吴羽策和他轮番上阵守擂了,兴欣这边尚有2.63个人,局面落后得可不少。


吴羽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毅然朝场上走去。


现场兴欣的支持者们为主队壮声势,难免要给虚空的选手来点嘘声干扰下。不过吴羽策看起来已经有了自动屏蔽嘘声的功能,他的步伐很稳定,在和葛兆蓝途中相遇的时候,还停下来简单交流了两句,丝毫没有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


吴羽策很快到了场上,进了比赛席,登录了他的角色。


鬼剑士,鬼刻,近些年的全明星角色中,唯二的女性角色之一。


“来吧,吴女士!”于是比赛开始后,方锐立即就这一点先垃圾话了一下。


吴羽策未做回应,鬼刻在地图上移动着。方锐呢?似乎也没指望着吴羽策会有所回应,一边垃圾话了一下,一边也让海无量冲了出去。


对吴羽策,事实上方锐并不太陌生,他们本就是同年生。

——————————————————————————————————————————————

而吴羽策呢?初到虚空,事实上当时战队也是想给他重塑职业的,不想吴羽策却不肯服从,他坚持就要鬼剑士这一职业。可当时的虚空战队已经拥有李轩这位黄金一代的鬼剑士选手,吴羽策的行为,被视为了极大的不智和挑衅。最初,他一度遭到冷遇,直至机缘巧合,得到了上场机会,一战打响,战队才开始重新审视对他的定位,并觉得……两个鬼剑士,似乎不是不可行,双鬼组合,至此才开始慢慢竖立。

——————————————————————————————————————————————

吴羽策和方锐相比,就恰巧是那极小的那部分了。他没有服从战队的需要,而是坚持自己的选择,这样的选手,或许从一开始就会被战队直接放弃了,但是吴羽策的运气不错,他就这样进了战队,继续着他的坚持,再然后,他等到了机会,把握到了机会,他的坚持有了意义,最终也走上了全明星之路。


两段完全不同的旅程,最终却造就了两个同样出色的全明星选手,这一刻,两人相遇。方锐的打法,和他的人一样,随性,于是最终他成了猥琐流的大师。吴羽策呢,坚韧,不屈,于是他的鬼剑士也有着一股从骨子里渗出的强硬。


方锐的垃圾话,只在吴羽策初登场时说了那么一句,就再没有出现,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不会被垃圾话干扰到的人,他的性子是那么的坚韧,新人时就敢强硬地固执己见不听从战队的安排,这可不是任何一位选手都敢做的事。

——————————————————————————————————————————————

鬼斩!


结果迎接而来的是鬼刻的一记鬼斩。魔神之力在刀身上弥漫着,直接从气波弹中穿过。


气波弹不会被这种攻击的判定给清除的,依然在朝着鬼刻飞去,但是,鬼刻的这一刀,也悍然朝着海无量身上斩了去。


噗一声响,气波弹轰到了鬼刻身上,他压根就去没躲,只是拼命将自己这一记鬼斩送达海无量身上。


这家伙!


方锐咬牙切齿了一下,以硬碰硬,鬼剑士明明不是一个防高血厚的职业,但是吴羽策偏偏就喜欢这样的方式,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但是方锐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一上手就这么狠辣。


这一击,他能躲,可是这一躲,鬼刻的第二击马上就到,主动瞬间就将落下吴羽策之手。

——————————————————————————————————————————————

炎噬满月带来的鬼神之力不住地侵袭着海无量的念气罩,但是却始终无法压下这光属性的光辉,念气罩的防护力,显然可以撑住这一击的伤害。


谁想就在这时,鬼刻的脚下一圈,突然又升腾起一股鬼神之力,瞬间聚于刀身,刹那间,炎噬满月的鬼神之力更加充盈了!


斩阵?


所有人都是一愣,竟然完全没有人发现吴羽策在何时召唤了刀魂。


这个鬼阵等阶虽低,但辅助效果可一点不差。别说鬼刻是个阵斩双修的鬼剑士,就是一个纯粹的斩鬼,往往也会将刀魂这个鬼阵给加满。这个低阶鬼阵吟唱起来很快,完全可以植入加击当中,突如其来的强化伤害。


吴羽策正是这样做的,只是他这刀魂召唤得神鬼不知,炎噬满月都劈出去了,刀魂之力才真正凝聚而成。鬼阵的辅助是即时的,炎噬满月本就是物理、法力的双伤害技能,在斩阵力量和智力的双提升下,威力飞升得更为彻底。


念气罩的光华,在刹那间就黯淡下来。


破!


念气罩的念气瞬间就被耗尽,炎噬满月却还行有余力地朝着海无量斩去。方锐连忙操作着海无量避开,可是吴羽策的又一击已经跟至。


月光斩!


这一次终于到了这一斩技出手,上边附着的又是什么鬼神之力呢?


没有冰,也没有火,这一记月光斩,斩出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暗月光斩,这一次,吴羽策召唤的是暗魂,剥夺一切光线,将彻底的黑暗带临世间的黑暗魔神之力。


闪不开了!


方锐瞬间做出判断。

——————————————————————————————————————————————

暗月光斩的黑色刀光劈临海无量前胸的时候,海无量也已经抬手打出了一记抛沙。


抛沙的伤害和这记在刀阵加持下的暗月光斩实在没法比,但是至少和这黑暗魔神之力一样拥有致盲的效果。


噗!


海无量先一步中刀,黑光扩散开去,瞬间方锐眼前的显示屏已被黑暗完全吞没,好像死机黑屏了一般。但是他的耳中,所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晰,让他知道一切都还在继续,还没有停止,海无量的抛沙打出,随后发出滴滴答答的碰撞声。


中了吗?致盲了吗?


方锐不知道,他已经看不到一切,只能操作着海无量拼命后退,挥手打出一记气波弹根本不见目标,只是下意识地做点什么而已。


但是很快,方锐就发现他的海无量飞起来了。


这家伙,没有被致盲吗?海无量紧接着又受到了一击,是那么的连贯紧凑,显然不是一个黑着屏瞎蒙的人可以掌控好的节奏,方锐知道,鬼刻没有被那记抛沙给致盲。


这一切,现场观众看得很清楚,何止没有致盲,抛沙那点微薄的伤害,鬼刻都没有吃。暗月光斩之后,鬼刻身遭立即绕起了一圈鬼影,将飞来的细沙全数给挡了下来。


鬼剑士技能:残影。


未受任何影响的吴羽策,操作着鬼刻就进行抢攻,鬼爪将海无量甩向了半空后,配合着鬼阵的斩击顿时开始,直到海无量身上的致盲效果消失时,他还浮荡在半空中没有落下。

——————————————————————————————————————————————

鬼刻犹自横飞在半空中,海无量已经翻滚到了他的身边。


截脉:破智!


一指戳出,鬼刻智力大幅度下滑。


随后,闪光百裂,气功爆破!


接连两个大招,竟然就这样轰在了横飞的鬼刻身上。念气在鬼刻身上疯狂流转,带动起了周遭的气流,掀起尘土乱飞,鬼刻的模样真不像是在中招,好像是他在爆发什么小宇宙一般。


方锐还想再接攻击,吴羽策这边却也调整过来,突遭重击,也丝毫没有撼动这位选手的意志。


真是一场棋逢对手的精彩对决!


现场已经有不少观众起立,为这一场对阵送上了掌声。粉丝们希望自己的战队获胜,但是对于对手的出色表现,他们也不会吝惜他们的尊重。任何时候,高水平的对决总是喜闻乐见的,这样的对决,哪怕是输了的一方,也会带着最少的遗憾退场。


方锐,就是带着这样的意犹未尽走下了赛台。这场对决最终是他输了,但是他所赢得的掌声却好像他是胜利者一般。虽然没能获胜,但是吴羽策这样的强敌,也将方锐的发挥激发到了更高的一个层次。

——————————————————————————————————————————————

“痛快!”方锐显然也很重视这一场对决的价值,眼下看是输了,但对于他的未来发展,意义很大。再说了,就是眼下看,也不能说他输啊!他已经打下去了虚空一人,吴羽策的鬼刻也被他打掉了百分之五十的生命,1挑1.5,方锐的表现其实很给力,这里是擂台赛,不能从单局的胜负去考量。


“嗯嗯,打得不错。”叶修说道。


“真想上去再打一遍啊!”方锐握着手中的账号卡,一脸的意犹未尽。


“你可以约他比赛后去战个通宵。”叶修说。


“好好,这个主意好,我发个短信给他。”方锐说着掏手机,各种迫不及待。

——————————————————————————————————————————————

双鬼搭档在和叶修、苏沐橙竞争最佳组合的数个赛季,以各种被压倒的姿态丧失着竞争力,叶修?那都还没轮到,只是苏沐橙的枪炮师就屡屡轰得他们人仰马翻了。苏沐橙甚至因此拥有双鬼克星的称号。


这个双鬼可不是泛指,就是专指虚空的这两位。苏沐橙,对付鬼剑士好像特别有心得,是这两位十足的苦主。


现在看来,一赛季没交锋,但苦主依旧是苦主。三分之一的生命送走了半血的鬼刻,再三分之二的生命,让李轩也无可奈何。兴欣战队,两人出战就已经结束了这场擂台赛。


“哎呀……”方锐拿着手机时不时就看一眼,赢了擂台赛,他却还一脸郁闷:“没回我短信啊,看来心情很不好呀!”


0比5落后,换谁心情能好?

——————————————————————————————————————————————

双方选手相继上场,这团队赛是每轮的重头戏,当中准备时间又比较多,出场选手时常是会在赛台上互相问候一下的。


“怎么不回我短信?”于是虚空战队的吴羽策就收到了来自方锐的问候。


“手机没开。”吴羽策答道。


“哦,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方锐问道。虚空战队在X市,距离H市还是颇有距离的。荣耀竞技虽然发展迅速,但目前还没有哪支战队富足到有自己的专机包机之类。由于荣耀比赛的时间不定,赛后的行程倒是不太好提前安排,为了踏实比赛,一般客队都是会选择在主队城市过一夜再走,如果两市距离不是很近的话。


“明天。”果然,虚空战队就是这样的安排。


“回头打完再切磋切磋啊!”方锐不发短信,当面约战了。


其他人呆呆地望着,看着这俩正式比赛还没打,就先约私斗的人。裁判一旁听着,也觉得挺不对味,但又找不到规则来限制,只能猛瞪二人。


约斗根本是方锐单方面提出的,吴羽策因为是约斗对象就被卷入裁判的仇恨目光也着实冤枉,当下也不和方锐多说,扔了句“打完再说”后,就随虚空战队的选手们一起进他们各自的比赛席去了。

——————————————————————————————————————————————

杨昊轩的半透明就这样远远地吊着,好像真的半透明了一样。一会儿配合着双鬼的攻击朝那边丢范围炮,一会儿又紧张地抬起视野观察苏沐橙的举动,然后朝高处来几下攻击。


“杨昊轩你到底在做什么!”


终于,队伍频道中,吴羽策发出一声呐喊。这位坚忍的副队长很少在战队中进行什么部署或指示,或许是有意地避嫌。毕竟虚空双鬼是一对搭档,却存在“谁更好”这样的争论话题。吴羽策不想越俎代庖打乱平衡,在队中很小心地维护着和队长李轩的距离和关系。比赛中,他的声音甚至比普通队员还要少一些。


但是现在,这位副队长却极为罕见地发出了声音,别说杨昊轩了,其他人看到,都有一种诧异之下为之一振的感觉。


“看好苏沐橙,其他不用你管!”吴羽策以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

——————————————————————————————————————————————

虚空的核心双鬼,实在不是什么血多防高的职业。驾驭鬼神之力战斗的鬼剑士精神和智力成长较优,其次力量,再次体力。再加上穿着装备为布甲,面对物理杀伤,鬼剑士比元素法师之类也没强到哪去。


偏偏双鬼中的吴羽策又是一个战斗强硬的主,这一瞬间兴欣抓住他战斗风格的特点,一下子就将鬼刻给截杀住了。

——————————————————————————————————————————————

解说潘林也是无语良久,直至场上两个角色开始移动,这才发出那像被拧过了一样的声音:“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比赛,来看虚空的吴羽策,对……张新杰……”


角色相遇,开打。


那些幻想着张新杰是不是有什么必杀秘技的人,期待很快就落空了。张新杰的牧师单挑,也就是网游中盛行的那点小手段,走位保持距离,抽空当回复,稀疏的攻击技能消耗。


网游里很多高端牧师可以这样气死很多人,张新杰呢?能做到吗?


观众们本是怀着很高的热情,很高的期待的,但是渐渐的,大家的心情冷下来了。因为从内容上来讲的话,这场比赛,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枯燥,比全明星周末的任何一场,乃至这半个赛季以来的任何一场比赛都枯燥。


所有人此时都只有一个想法:荣耀比赛如果真的都是这样的话,那这联赛就趁早不要办了。


好在,并没有……


看着张新杰操作着石不转,机械化地重复着那些举动,时有被吴羽策撕裂节奏后,却都顽强地再重新找回,然后,再重复以上过程。


新鲜感没有了,好奇没有了。


在网游里见多识广一些的玩家,对这样的场面早都见过。只不过张新杰的操作更加精准,而对手吴羽策的攻势更加猛烈。


牧师在攻击方的表现,实在只有那么多点选择,即便是张新杰也玩不出什么变化,就是网游中最常见的思路,而后以他更加高端的技巧和操作施展出来,再面对一个强力的对手,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这场比赛看起来是要无休止地折腾下去了。


1分钟……


2分钟……


5分钟……


10分钟……


张新杰还在一板一眼地操作着,消耗着,鬼刻开局时有百分之五十二的生命,现在被消耗掉了百分之十一,还有百分之四十一,而这,用了整整十分钟。


十分钟,石不转的血线也有下降,牧师这种战斗方式,也不能太肆意太洒落,随随便便就弄到没法力,那依然是菜板上的鱼肉。但吴羽策的强攻之下,张新杰也没有不顾一切地将生命补满,他有固定的节奏,来保持着局面的平衡,10分钟,石不转的生命消耗了百分之二十……


于是大家再一看,鬼刻百分之二十五的生命消耗百分之十一,相对来说不也是百分之二十的消耗量吗?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打出了这么一个精妙的平衡,精妙到胜负需要真的打到底才能分出来?


如此……按照他们目前的消磨速度,岂不是……还要四个十分钟?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脸都白了,主办方,电视转播,更是有些焦急。这场单对单要打一小时?这可太超时间预算了,接下来的团队赛还打不打了?


这边急,那边急,但场上的两人看起来却都不急。


张新杰的操作还是那么一板一眼,吴羽策呢?他本就是一个很能坚持,不会轻易妥协放弃的人,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虚空双鬼了。


这两人,竟然真就这样卯上了。但是,他们的胜负还要等好几十分钟,而且就是这样枯燥重复的表现,真的很难让人坚持下去。

——————————————————————————————————————————————

这采访是没有经过事先沟通的,不过被记者突出访问,这些大神级的选手也都习惯了。今天的比赛又是全无负担,所以大多也没什么抵触情绪。冲上台的记者,一眼就先看到张新杰和吴羽策凑在一起在谈论着什么,立即抢先朝这边冲了去。


“两位副队好啊!”记者冲上打招呼。


这两人停下聊天,望着他。


“是还在谈论刚刚那场擂台赛吗?”记者问道。


“嗯。”张新杰点头。


“两位有什么看法?”


“如果不是被叫停的话,最后我应该凭借微弱的生命优势获得胜利。”张新杰说。


“那只是在你设想出的理想状况。”吴羽策立即接话反驳,看来两人在谈论的就是有关那一场胜负的问题。


“设想,应该会被实现。”张新杰说。


“场上总会有些意外。”吴羽策说。


“我会尽全力把意外缩减到最低。”张新杰说。


“不好说。”吴羽策摇了摇头。


“或许我们应该再试一试。”张新杰说。


“免了吧……这样的战斗,我不是太有兴趣。”吴羽策说道,如此枯燥的战斗,既然已经避过,他当然不想再重复,反正以后也不会再遇上。

——————————————————————————————————————————————

现场还有不肯放弃的粉丝,执着地为虚空战队奋力加油。但是唐柔上场强势出击,险些就一挑二得手,包子上阵后,17%的生命就把虚空二顺位,已被唐柔打成残血的杨昊轩给彻底解决。


吴羽策出场,面对的是近乎一打二的局面,现场沉默了,他们已经不忍心再高呼什么了。虚空这赛季,或许真就这样结束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把压力强加给某一个人。赛季的失败,不是某一个人的错。


连粉丝们都已经悲观地不看好了,但是吴羽策,却还没有放弃。明明是比普通人更明白比赛难度的职业选手,但是此时此刻,却比观众更期待奇迹,更相信可以创造奇迹。


吴羽策上阵,鬼刻干净利落地先斩包子入侵。


方锐上场迎敌,面对的是已是半血的鬼刻。


地图是虚空一脉相承的街道图,这对猥琐流的方锐来说也是如鱼得水。


“这次不会再输给你了。”进入比赛后,方锐在频道里说着。

——————————————————————————————————————————————

“你试试看。”并不多话的吴羽策,竟然在频道里很是强硬地回了一句。他知道方锐的厉害,他们本就是同期生的选手。他也比其他人更早地就认识了方锐这套气功猥琐流的打法。上次做客兴欣,赛后他又被方锐招呼着切磋了很多局。最后谁赢得多也数不清了,吴羽策只知道:方锐的那套打法一定能行。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方锐确实用气功师走出了一条新路,虽然貌似正统的气功师们都挺看不上眼。但是,现在赵杨退役,气功师选手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挑大梁的。这赛季的全明星选手里没有了气功师职业,但是明年呢?明年凭借兴欣的战绩,方锐的表现,说不定这家伙要以气功师的职业身份入选全明星了,到时真是给那些看不起他这气功猥琐流的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啊!


你们看不上我的打法,但是,我却是气功第一人。


一想到这一点,吴羽策都觉得挺有趣,挺想看到的。不过,虽然如此,他可不想成为方锐的垫脚石,为了虚空的胜利,给这家伙添添堵那也是在所不惜的事。


我不会输!


虚空的赛季也还没有结束!


散发着鬼神之力的刀光咆哮着,吴羽策的发挥,比上一场更加刚猛凶悍。


赢……赢了?


结局出来的那一瞬,连现场观众都有些不敢相信。


吴羽策的鬼刻,赫然站到了最后,剩仅仅百分之四的生命。


“你这家伙……”方锐最后在频道里留下了这么一句。碰上这样的对手,对他们猥琐流而言有时候真的挺无奈的。这种家伙,勇猛、果断,根本不和你猥琐流的人玩那些来来回回的心理战,只用他刀光的锋利来砍断一切。


擂台赛,最终虚空获胜。那些已经放弃的虚空粉丝,顿时又全苏醒了。现场好像沉睡多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一般,一秒钟所释放出的热情足以燃尽一切。

——————————————————————————————————————————————

吴羽策刚强的表现,赢得的不只是2个积分,更是点燃了人们对虚空战队的期待。


但是,到此为止了……


吴羽策叹息着,转动着视角,看到的却都是已经倒在地上的队友角色。


青之驱、守灵者、鬼灯萤火、半透明。


“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啊!”吴羽策从来不惆怅的,但是,这一次,他们虚空这个赛季,却就要到此为止了。


“嗯。”鬼刻的身后,逢山鬼泣和他背靠而立,李轩简单地应了一声。


虚空双鬼,虚空剩下的只是他们两个了。虽然被称为经典组合,但是要他们以二挑五,似乎也太夸张了点。


兴欣已经彻底包围了他们。不过也没急于进攻。逢山鬼泣已经没有多少法力,不可能再持续鬼阵连环的防御了,他们只要等着鬼阵消灭,然后从从容容地冲上来围击就是了。


“最后一个。”李轩说着,逢山鬼泣刀锋上鬼神之力翻涌着,吟唱着最后一个鬼阵。


轰!


沐雨橙风却在此时开炮,李轩不得不打断了吟唱,操作闪避。


“啧,最后一个也没了。”李轩说着,逢山鬼泣的法力已经彻底告罄。


“就这样结束了啊!”


“嗯,结束了……”


鬼阵消失,露出缺口,兴欣角色冲上,近的远的,一起发动了进攻,虚空双鬼,终于也倒在了他们紧紧守护了很久的鬼阵阵地中。

——————————————————————————————————————————————

双鬼拍阵啊!


职业选手们纷纷望向虚空战队的那两位。因为这是非常典型的虚空双鬼组合最常用的双鬼拍阵配合,包括这种意外性。


虚空双鬼中,李轩的逢山鬼泣是标准阵鬼,各种鬼阵都会掌握;而吴羽策的鬼刻,却是一个阵斩双修,他每一场比赛时会学习什么鬼阵这就是个谜了。


职业圈中,要说洗技能点最丧心病狂的,绝对要数吴羽策的鬼刻,几乎每一场比赛都会洗点重加技能,谁也不会知道他在每一次比赛中会和李轩进行双鬼拍阵配合的鬼阵是什么。

——————————END——————————


策策生日快乐w。

明年赛季请继续带着你从未褪去的韧性和勇气战下去!


  • 原著:全职高手

  • 关于吴羽策的整理

评论(6)
热度(246)
  1. 慕然白君_双木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在死人城
    白君_双木警:
  2. 慕然白君_双木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在死人城

© 白君_双木警 | Powered by LOFTER